黎未依

未依,灣家lof老透明一枚,繁中注意
啥也不會,亂來,貓控,修仙鹹魚,挺笨。

全職/劍三/黑籃/特傳/盜筆/文豪中心

❤黃少天❤

(._.)雜食,關注需謹慎

全職本命喻黃,葉藍、all黃,周江王喬高喬柔果韓張劉盧孫肖……
劍三藏策、策受,明唐,雙唐
黑籃赤黑、all黑
文豪太敦、敦中心
盜筆花邪、吳邪中心
特傳冰漾為主

立志當個高冷安靜的話嘮。
謝謝你們的交流與喜歡。

【葉藍】逝誓如昨

注意事項<<
*繁體字注意
*全職高手/葉藍/古風架空
*主要是除個草、復個健
*算舊文、不知道會不會有空填起來這樣><
*大鋼不見了可是人設圖都在(#
*腦洞來自於漫畫《水神的新娘》
*涉及CP大概很多但是都還沒出場ry
*第一次寫全職文非常緊張、ooc預警注意<<<<<
*原po是話嘮只是現在算完數學腦袋有點空(。歡迎小伙伴勾搭;;;;

--
「我說,你還真就這麼放手不管啦?」
女性的聲音,在一片花海中綻放。

由長廊望出去的夜景寧靜華美,自眼前懸浮的石頭步道延伸而去,能見著一座涼亭,而涼亭周圍盡是一片花團錦簇,細小的螢光流竄其中,與之一同在一片輕細的風聲水聲裡搖搖曳曳。煙管仍向上飄出煙霧裊裊,濃的風也化不開,勾出一片異香,朦朧了那圓明月。

噠噠的腳步聲緩慢而富有節奏,步步相近,空氣裡,夜的溫度似有若無的上升了些。而那人就倚坐在長廊的欄杆上,懷中一柄白色大傘,手中則是一只煙管,薄唇唇角一抹弧度略略上揚,似笑非笑,逸出白霧,瞥向園中那逐漸騷動起的螢光。


「喲,皇女殿下,夜安。」
男人的聲音響起,不緊不慢,有些隨意。而那花園在人影出現的一瞬便靜了下來,留得那懸在半空的星河窸窸窣窣向著空間的斷層流去。

「鬥神大人還真是好興致,那廂小喬和小安可忙著,您卻獨自在此欣賞月夜偷得清閒。明明要迎娶的是你,倒還苦了那群老實孩子。」

「呵,說要迎娶的可不是我,那群老人家腦袋都轉著什麼我可不清楚,隨隨便便就扣到我頭上,倒還怪我不上心?」
兩人裝模作樣的客套聽來像是嘲諷,神色卻是一派自然無距。來人一襲火紅服飾,高高束起的黑髮在風裡微微飛散。那男人微偏去首,就見女人面上那圖騰紅得妖嬈,耳畔幾根赤紅翎羽宛若翅翼,撲騰著似乎就要這樣起飛。那人身邊帶著點點紅芒,如同細小的星火一般,映得女人像是在發光。

「瞧你這副模樣,那孩子倒是可憐,誰不嫁偏偏輪到你這兒來,還是這種時候……唉。」

天上星河流淌不息,帶著繁星,帶著祈願,帶著很多很多,幾乎要被他遺忘殆盡。走道上的燈籠在一瞬間刷地亮起,連帶明了一條思路漫漫,在男人眼中綻放出一片紅華,卻沒有任何溫度藉此進入他的眼底。

「你啊,還是去看看吧,該來的總得來那麼一次,你也不可能就繼續如此孤獨。」

一聲嘆息。

「藍橋走了很久,沐秋也睡了。時間都過了多久,你是否有所感覺?那藍河被藍溪送上這裡,定有他的原因。」

「『我告訴你,一切都還沒結束,這都還只是開始──』」他吸了口煙,狠狠吐出一口迷霧,也不知聽進多少,只是淡淡的,一聲「也是」。


「他們說過他們總會回來,一切不過從頭開始。」


與此同時,有誰輕輕的張開了眼。
「……這裡……是……?」

-tb不造有沒有c



---廢話預警
大家好哇這裡是未依><

第二次發CP文是全職高手的葉藍、這次發上來一方面是因為終於開始想要重新試著練習寫文督促自己、一方面是捨不得腦洞跟人設死在腦裡ry
無數個坑沒有填啊哭TTATT
額就像前面說的、原梗是水神的新娘這樣,不過估計會做有點大的改動hhhhh,至今仍然找不到大鋼得我能否好好填完呢_(:3」ㄥ)_(想死
然後預警一下之後會有的cp大概是喻黃、、、、、、以及可能會有的比如周江王喬之類的盡量減少、感覺都很冷啊(哭

最後歡迎小伙伴找我聊聊天哇、我最近開放帶梗點圖、當練習這樣><
以及之後要開始跑百日黃少天......!加油!(
天阿這麼正經超不像我阿哈哈哈哈哈之後大概會越來越逗逼你們信我(閉嘴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