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未依

未依,灣家lof老透明一枚,繁中注意
啥也不會,亂來,貓控,修仙鹹魚,挺笨。

全職/劍三/黑籃/特傳/盜筆/文豪中心

❤黃少天❤

(._.)雜食,關注需謹慎

全職本命喻黃,葉藍、all黃,周江王喬高喬柔果韓張劉盧孫肖……
劍三藏策、策受,明唐,雙唐
黑籃赤黑、all黑
文豪太敦、敦中心
盜筆花邪、吳邪中心
特傳冰漾為主

立志當個高冷安靜的話嘮。
謝謝你們的交流與喜歡。

>繁中注意

┌DAY2。 2/2
還債系列。
一直很想試試舞見PARO!!!!!然而依然是鉛筆稿(哭)
吼我到底為甚麼當初說暫時不用手繪板啊哭唧唧!就算當初考完了開始耍廢放鬆也應該想想未來啊!!!!!虐哭自己!
→這次因為覺得黃少單人都可以拿來完男神與你系列。......所以順手試試了(乾
OOC一定很兇,我大概快兩年沒寫文了,慎入,真的。然後私設滿點......額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總之慎入哇TT




其實自己有多崩潰,只有自己清楚。
下課鐘響起的那一瞬間,教室裡緊繃的空氣像是被拉放的橡皮筋一般,沉寂了幾秒,瞬間暴起了陣陣吵鬧。

「根本就是考假的嘛──」
「我靠好難──這絕對是他出的──」
冷靜的讓監考老師點收考卷,收拾用具,背上包包,隨意的和幾個同樣被當掉補考的同學們笑鬧著說「大不了下學期努力點補回來吧。」但內心裡卻是一片空洞。

想著反正還要等小伙伴,時間差足整整兩小時,你想著要不要順便約約隔壁班同要補考的同社同學練習成發,卻不想一抬頭就看見了他。

與一般要補考的學生不同,他一身便裝,白色的毛衣外套了件短袖T恤,再加了一件拉練背心,修身長褲,棕色的髮看上去有些微亂,其後稍稍露出的耳釘似乎和他那雙棕瞳一樣閃閃爍爍,整個人看起來特別開朗帥氣。

明顯是也看到了自己,黃少天跑了過來。興許是自己臉色真的太差,不等你做什麼,棕髮的青年就先行開口搶白:「欸欸怎麼回事,一臉失落的,別這個表情啊,一次成績不算什麼的,離及格差距也沒有很大,之後努力一點就沒事了!」
你聽著,張口想說像是「我沒事」一類的詞句,卻發現喉嚨像是被什麼梗住一般,最終,也只是稍稍搖了搖頭,淺淺的笑笑。

見狀,他吸了一手氣,拉起了你的手。

「反正都結束了就別放在心上啦!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該怎麼算......不過學長不都說了嗎,上面沒有標明配分什麼的,估計老師會斟酌放行?你就稍稍期待一下嘛!」
他眨了眨眼。

「而且啊......我是覺得啦,既然沒辦法對過去做些什麼,那就靠未來努力一點一點把那份遺憾補起來嘛!而且還有我呀!怕什麼呢!」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其實沒有露出任何不自然或害臊的神情,反倒是笑得很燦爛很燦爛,幾乎讓你覺得這有些陰暗濕冷的天氣都因此明亮起來。

拉著你的手,輕輕晃動。

「好──那麼!現在什麼都別想啦!過去的就讓他過去,現在我們要放眼未來!之前不都說好要一起練練新歌的嗎?昨天晚上有點兒睡不著又想到了一些新的舞步喔,來幫我看看──」

音樂播放,那個人舞動起身體,上揚的嘴角和閃爍的瞳眸裡盡是藏不住的笑意,恍惚之間,彷彿世界才開始轉動。

你輕輕的抬頭,閉了閉眼。

是啊,過去的都過去了,盡是在其中掙扎又有什麼意義呢?
該往前走才是啊,怎麼可以就在這裡跌倒啊。
說過了要加油的,說過了要證明的。那就不可以停下來。
啊啊,這個人還真是厲害呢。

你想著,輕輕開口。

「謝謝。」
謝謝你啊,我的小太陽。


好的,這是一個並不是(像)舞見的舞見趴囉(什麼鬼)
最近跳舞跳上癮了,一天到晚在該想看#
真的真的我一直超級想看少天舞見設定的文──TT
然而原設定真的不是男神與你而是CP向(爆)

而且其實不一定大家都是舞見(你
起碼文州最早不是舞見而是唱見,以及我還在猶豫cp。。。。。。
不過如果要配一些字句鼓勵自己的話感覺乾脆變成男神與你系列算了(自暴自棄),欸那邊那個依依不然你百日喻黃改成百日黃少天與你算了我幫你配圖──

以及人生第一次被當掉!真的!超級打擊!!!!!!
出題老師是我們那個連依依他們數理資優班平均都只剩舞十幾的、我們班老師!!!!!!TTTTTTTT吼吼難怪我們學霸副社長要用那種表情對我說要活下來TT

最後好像有過吧我不懂學校機制到底是怎麼了學分滿了但是分數沒變──(壓力山大)


說起來真的有點覺得如果跑百日了產出更新速度和質量還是都這麼低的話要不要乾脆斷掉算了(抹臉
可是捨不得啊好不容易想認真了(你好煩)

&我總覺得我應該跑百日全職不是黃少,不然有好多腦洞都不能混更──(幹

呃啊有興趣的話!依然歡迎點圖!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