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未依

未依,灣家lof老透明一枚,繁中注意
啥也不會,亂來,貓控,修仙鹹魚,挺笨。

全職/劍三/黑籃/特傳/盜筆/文豪中心

❤黃少天❤

(._.)雜食,關注需謹慎

全職本命喻黃,葉藍、all黃,周江王喬高喬柔果韓張劉盧孫肖……
劍三藏策、策受,明唐,雙唐
黑籃赤黑、all黑
文豪太敦、敦中心
盜筆花邪、吳邪中心
特傳冰漾為主

立志當個高冷安靜的話嘮。
謝謝你們的交流與喜歡。

【王喬】顧盼

*通篇繁中、古風注意

*一個有聲音的王喬端午搞事情18:00但是各種原因下TBC真的非常對不起

*BGM──銀臨»不老夢

*兩年多沒寫文了有點意識流和描述不清非常抱歉,之後有時間細修再把全文一起發~

*大概有一點兒葉藍注意

*人物屬於蟲爹,OOC屬於我


├正文開始

***
王杰希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七歲那年的端午。

那會兒街道上熱熱鬧鬧,龍舟競賽在月升之前已然結束,黑壓壓的天空映著墨沉沉的河,此時卻愣是被滿街燈火映得雲兒都染上赤紅。

王杰希走在人群裡,小手隱約透出骨感,被母親的手裹在掌心。人群熙熙攘攘,步履錯綜,藥草的味道縈繞鼻尖,攤販的吆喝聲和玻璃珠碰撞的聲音在空氣裡混合起來,嘈嘈切切。

母親的旁邊是河岸,燈火通明的夜裡也能清楚看見在其上玩鬧的人們,他被小心的攬在靠近道路的一側,卻試圖探出身體──那河道上每年今日的夜晚都會放出許許多多的綠色小舟,舟上點著一盞紅色花燈,承載著人們的願望,漂漂盪盪,順水而去。而今年亦同,點點燈火悠悠晃晃,向著盡頭匯作一條道路,在天際劃開一道光芒──王杰希不住看去,卻在那舖開來的紅毯上望見了一絲不對勁。

有風吹來,燈火的盡頭裡傳來叮叮鈴鈴的聲音,他抬頭望去,眩目的燈火裡有誰衣衫飄搖,耳畔再無雜音。那沉紅的衣襬和褐色的髮絲在空中舞出了凌厲的弧度,狠狠地劃分虛實一瞬──那人回過頭,唇畔勾起的弧度暖融柔和。那是一名青年,偏著臉,紫色的眼瞳裡火光盈盈,剎那間熾燙在王杰希心底──他睜大眼,青年的身邊剎那便竄起了無數紅花──而後,一切歸於沉寂。

他幾乎要不顧一切向前追去,卻在一瞬間被人世紛擾侵滿五官,眼裡人們來來去去,卻再無方才那叮鈴悅耳。

而他幾乎就要忘記。

***

 

有人打開藥堂的門。

開業時間未到,偌大的藥堂裡卻早有人忙活起來。那會兒王杰希在抄藥方,錯雜的人影間只稍稍一瞥門口──那人一頭柔軟的棕髮,身材稍嫌纖瘦,墨黑的眼瞳淺淺望來,,耳畔ㄧ屢紫芒撲朔,輕輕朝他點頭微笑。

王杰希認得他,叫喬一帆,原先該是他們藥堂的學徒之一,王杰希與他有過幾次對話,依稀記得是個聰明有禮的孩子,更多點的大約是在自己親傳徒弟附近的ㄧ個模糊人影──然而,總覺得許久未見,久的他一瞬間警戒起為何此時堂中竟出現外人。

他知道自己徒弟迅速注意到門口的動靜後飛奔而去,看見堂裡其他人都議論紛紛起來──他沒有管,卻在某一個瞬間發現,聲音停了下來,有人的影子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於是抬頭,那少年站在他面前,伸出來的袖口有些磨損,淺金色的花紋斷斷續續。高英杰就站在他的身後一步,在沉靜的空氣裡眾人便聽少年道,您好、王前輩,在下喬一帆,代葉修前輩來與您做些交易。

手裡的令牌刻著陌生的圖紋,冷涼沁骨。

 

***

喬一帆不是人類。

 

王杰希記不清他,微草的人不在意他,但高英杰知道──不知道何時起,很少很少的時候,他會看見自己摯友的身邊有淡淡的紅金痕跡劃過,彿過耳畔的風有誰細語其中。

他曾見過喬一帆凝望王杰希的眼神,像是落了一地的眷念,似是煙塵,絲絲裊裊,欲說還休,卻在最後葬沒於沉積了千百年的沉沉潭水一般,再無人寄掛。

是輾轉的求而不得。

喬一帆沒有刻意瞞他,卻也什麼都沒同他說,他們小小的手牽著入了學堂,每天一塊兒讀書寫字,從男孩長漸漸長成了少年,被王杰希發現資質,進了藥堂,在日後的成長裡,每天調藥配方子,兩人的差距便逐漸拉了開來。

 

高英杰記得,王喬兩人上一次見面是某年秋分後三日,有個穿著簡陋的陌生男人扛著一把大傘,問王杰希,你是怎麼撿到他的。

 

那一日王杰希讓喬一帆帶那男人在城中兜轉,一個月後,喬一帆便離開了微草,王杰希第二天就只見一封簡單的辭別信和一個赤紅色的香囊放在他案上。

 

 

 

他於是想起,原來這個人,真昰外人。

 

 

***

 

回憶裡,醉夢中,有誰的溫度在身上輕緩游移,誰的聲音在耳畔柔聲呢喃。

 

喬一帆悠悠醒轉,瞥見頰盼幾片紅瓣散落,他將醒未醒似的,瞇著眼眨巴眨巴幾下,用力的伸了個懶腰打個大哈欠。

 

藍河站在門口,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好可愛!好想揉!──他的內心吶喊,但面上仍是一抹淺淺笑意,伸手在木門上又敲了三下。

 

「一帆?」

藍河喚他,水藍色的眼瞳同他迷紫色的眼瞳交撞,得到少年一聲軟軟的「前輩好。」

 

這麼個好孩子,怎麼就讓葉修拐來了呢──藍河默默感慨,走過去就順手的打理起他的衣飾道:「該準備用早膳了,這幾天有工作,可忙了,快些準備準備吧。」喬一帆於是笑了笑,道好。

 

又是一年端午,家家戶戶早開始了準備,喬ㄧ帆同葉修藍河等人此番落腳處是藍雨在此的ㄧ座茶樓,喚作藍溪閣,喬ㄧ帆不知道也不是很想知道葉修是拿了什麼條件換在這裡白吃白喝──反正看到藍雨族長和自家老大湊一起不會有什麼好事──就是苦了藍河,從早期被坑懵拐騙撩撩順順到今日還得到上面一個同行的指令,當場差點要一口血吐了出來,可負責如他卻在黃少天的抗議聲裡乖順的應下了。這節氣習俗藍河早些年出外也都體會過,這會兒配合著茶樓裡的小二來來去去,還給客人都贈了一個驅蟲避邪的香囊,倒也玩得開心。

 

而夜晚才是喬ㄧ帆正式工作的時刻,此時的他就捧著茶杯,給鬧在自己身週的孩子們發送香包,同他們玩鬧。

 

他很擅長講故事,那是他還同高英杰呆在學堂裡時便擁有的長處,他會給哭鬧的孩子說故事,給遲暮的老人說故事,給及箕的少女們說故事,從虛幻的藍雨秘境說到百花幽谷,從塵世的微草仙山說到嘉世王朝,數不盡的故事,道不清的情絮,他笑瞇的眼底深潭無波無瀾,卻像是跨過了長長的時間見著了誰,那些故事一點一點被傳達出去,卻不知可曾在哪個有緣人身上,落下了根。

 

他同葉修亦非第一次見,初見那時,他甫醒轉,手持戰茅的男人一眼就看穿了他。他們身邊是一片綻放的紅花艷艷,映得身旁那川畔紅粼璀璨。

他問,不辛苦嗎。

不難受嗎?

彼此追逐,彼此相思,彼此相愛,卻只得在那岸上彼此相錯。

他愛的人此刻墜落塵世輪迴,他卻被扣在這裡癡癡盼望,等那人回來的時候,綠地扶疏,紅瓣作灰,只一眼,便再度落入ㄧ季沉眠,輾轉那柔軟卻撕心的夢境。

不如相忘,讓恆流的川水洗卻ㄧ身執念,刻在輕盈的紅花脈絡裡流轉淡去。

 開一千年,落一千年。

 

只道是,情深緣淺。

tbc***


鍋不在王杰希身上(應該((幹強調毛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是TBC...........設定上應該蠻明顯的了但是中間過程和時間、敘事的排序、筆法等等我還在修正,加上三次其實挺忙的又自己整出一堆夭蛾子........反正就只是我自己垃圾又偏要作死而已,你們打我吧_(:3」ㄥ)_

聊表歉意我開個點圖,不要r18(沒人要啦

也許會覺得閱讀上非常困難,修飾過度或無法理解等等,不過我的文風一般的確就是這樣_(:3」ㄥ)_我自己也糾結了很久,目前暫時拯救不了自己(。)還望包涵......

最後,我如果不小心開成長篇我會不會被弄死?←以防萬一問一下(。

假期愉快。


.....................所以說PS上看顏色明明很好看為什麼上來就變成命案現場!為!什!麼!!!!!
其實我才畫到一半但是重開三次都沒辦法調整圖層所以............反正之後會跟老王一起重發一次TQT

评论(19)

热度(13)